1. <track id="hasq8"></track>
        1. <acronym id="hasq8"><strong id="hasq8"><xmp id="hasq8"></xmp></strong></acronym>

          谷歌AI落后了 問題到底出在哪?

          極客網·極客觀察4月11日 2023年年初,谷歌匆匆出兵,奮力開發AI模型,應對ChatGPT帶來的壓力。隨后幾個月里,谷歌加碼測試生成式AI,內部出現幾套模型,希望通過內部賽馬拿出有競爭力的成果。

          可惜,模型雖多,但沒有一個可以與OpenAI CPT-4抗衡。無奈之下,谷歌只得推遲計劃,開始整理紛繁復雜的項目。但谷歌還是推出了聊天機器人Bard,業界普遍認為它只比ChatGPT差一點點。

          當谷歌Gemini完工時,已經是2024年年初,可惜Gemini也不完美,有缺陷。種種跡象表明,谷歌渴望成為AI領導者,但實力有所欠缺。

          AI時代谷歌患上大公司病

          憑借互聯網搜索技術,谷歌成為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互聯網領導者,后來又成為郵件、地圖領域的統治者,2016年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企業。

          谷歌成立至今25年,真正的威脅并不多,但ChatGPT可能改變一切,徹底顛覆谷歌的命運。

          相比谷歌,微軟敏捷得多。微軟很早就下注OpenAI,之后又推出CoPilot服務,將AI技術與自家產品融合,現在全球市值最高的企業不是谷歌,是微軟。

          谷歌沒有放棄追趕,雖然Gemini推出時有很多缺陷,但最終還是贏得了科技圈的認可。最近有消息稱,谷歌搜索準備推出付費AI服務。去年谷歌廣告及相關服務收入約為1750億美元,就算推出付費AI服務,估計也創造不了多少收入,但構想本身值得鼓勵,因為谷歌太依賴廣告了。

          內部人士認為,在生成式AI領域谷歌患上了大公司病,內部架構支離破碎,缺少單一、連貫計劃,難以將AI與眾多產品和服務整合。

          雖然谷歌對AI發起總攻,但內部派系矛盾重重,領導力不夠清晰,要擺脫“搜索老大”的名譽負擔也不那么容易。

          在推出AI產品和制定AI戰略方面,谷歌CEO Sundar Pichai承受的壓力不斷加大。

          曾在谷歌工作的Rob Leathern稱:“壓力之下有人懷疑Sundar Pichai執行力不夠,硅谷認為他是戰時領袖,需要超強執行力。如果你沒有戰時運營經驗,可能就會力不從心。谷歌高層現在承受著巨大的壓力?!?/p>

          Sundar Pichai最近公開承認,AI的突然流行讓他有些驚訝。他在斯坦佛大學參加活動時表示,多年前他已經意識到AI對于谷歌的重要性,但是AI突然變得火爆是他始料未及的,幸好AI時代剛剛拉開序幕,谷歌的站位很好。

          企業文化和組織出了問題

          可惜谷歌推出的首款AI產品Bard反響不好,誕生第一天便導致 Alphabet市值蒸發1000億美元。Bard最終進化到Gemini,但爭議不斷。

          最開始時,Gemini好像刻意拒絕生成白人圖片,強行把圖中的人物變成黑人、女性,以及弱勢群體。在鋪天蓋地的宣傳下,谷歌承認錯誤,努力糾正。

          一些谷歌內容部人士認為負面宣傳有些夸大,之所以到處是批判,主要是谷歌名氣過大。由于犯了錯,受了批判,谷歌變得謹慎,前進速度放慢。

          有些人認為AI不成功主要是企業文化、組織問題造成的。一些谷歌前高管和現任高管稱,谷歌就像一個王國,被分成許多封地。每款產品都有一個自己的領導,員工傾向于通過漸進式改進來優化產品,不愿意進行變革式創新,也不愿意與其它團隊合作。

          關于如何部署生成式AI,各部門意見不統一。谷歌內部有搜索部門,計算平臺(包括Android、Chrome)部門,云計算部門(包括Gmail、生產力App),還有YouTube部門,它們對AI的看法各有不同。有人形容谷歌就像一艘郵輪,看著冰山靠近卻無能為力,要么不愿意改變方向,要么無力改變方向。

          一位了解谷歌的人士稱,AI團隊想做些新東西,搜索和廣告團隊想保護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二者經常發生沖突,現在的谷歌像一個國家,由官僚運營。

          Sundar Pichai承認谷歌面臨挑戰,他說規模大并非總是好事,因為前進速度會變慢,要讓企業持續冒險也更難。他還說:“人越是成功,越不喜歡冒險?!?/p>

          許多谷歌員工卻感到困惑,認為公司缺乏清晰的領導力,最近經歷幾輪裁員后,員工憂心忡忡,情況變得更嚴重。

          在谷歌工作8年的軟件工程師Diane Hirsh Theriault曾在網上發文稱,谷歌領導層沒有真正的愿景,在AI方面他們總是方向模糊,同時又不惜殺死下蛋的“金母雞”(意指裁員)。

          CEO領導風格可能不合適

          重壓之下Sundar Pichai只得親自下場,就AI如何出現在產品中表達意見,參與決策。一位員工稱,現在Sundar Pichai已經成了谷歌的AI首席產品官,就像2015年之前一樣。2015年時Sundar Pichai從首席產品官變成了首席執行官。

          Sundar Pichai的領導風格偏向于低調,此時谷歌正在努力縮小與微軟的AI差距,這種領導風格可能不太合適。過度參與AI產品細節和決策,可能會讓Sundar Pichai分心,畢竟他的職位是CEO。

          有消息人士稱,谷歌內部和外部利益相關者已經向Sundar Pichai施壓,要求他更激進、更果斷一些。

          ChatGPT橫空出世之后,Sundar Pichai將倫敦DeepMind和加州谷歌Brain兩個部門合并成“谷歌DeepMind”,DeepMind聯合創始人Demis Hassabis成為合并部門的領導,這一決定引起不滿,他們認為決定谷歌AI服務方向的應該是產品團隊,不是研究人員。

          即使是合并后的谷歌DeepMind,內部依然存在諸多派系,紛爭不斷。有些人負責開發Gemini,有些人開發搜索,后者拿不到足夠的算力及其它代碼資源,導致創新速度變慢。

          有傳聞稱谷歌將會進行全公司重組,為所有服務設定一個統一的首席產品官。谷歌高層也一直在調整,比如長期研究生成式AI搜索體驗的Elizabeth Reid成為搜索主管。

          相對來說Sundar Pichai仍然偏保守,微軟CEO Satya Nadella激進很多。對于谷歌來說,AI是潛在威脅,可能沖擊搜索業務。如果AI足夠聰明,可以直接給出答案,將不再需要鏈接。

          前谷歌員工、Perplexity CEO Arvind Srinivas說:“舊業務是谷歌的現金牛,谷歌要謹慎行事,安全殘食現金牛,還要面對華爾街的拷問,防止股價大跌。并不是谷歌不知道如何做事,只是做任何事都有風險?!?/p>

          也許AI對搜索的影響不會太大,目前的擔憂可能純屬多余。去年微軟向必應搜索添加AI功能,必應市占率短暫攀升,但今天仍然只有4.4%,谷歌占據89.5%,必應完全沒有威脅。但從長遠看,谷歌無法大意,因為它輸不起。(小刀)

          極客網企業會員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2024-04-11
          谷歌AI落后了 問題到底出在哪?
          谷歌成立至今25年,真正的威脅并不多,但ChatGPT可能改變一切,徹底顛覆谷歌的命運。內部人士認為,在生成式AI領域谷歌患上了大公司病,內部架構支離破碎,缺少單一、連貫計劃,難以將AI與眾多產品和服務整合。

          長按掃碼 閱讀全文

          2020国自产拍精品天天更新|日本动漫亚洲欧洲日本|天堂岛2021在线观看|2020国自产拍精品天天更新|欧亚高清视频在线观看

            1. <track id="hasq8"></track>
              1. <acronym id="hasq8"><strong id="hasq8"><xmp id="hasq8"></xmp></strong></acronym>